【我想回到那一年】没有手机的日子

最最敬爱的师父:

 

西天取经归来,一别已是千年,甚是想念。遥想当年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虽然辛苦但很快乐。最近,徒儿遇到了一件棘手之事,忍不住要向师父诉说。

 

那天,俺正驾着筋斗云维护世界和平,路过南赡部洲时,只见前方黑云滚滚,迷雾重重,看不清方向。这不是常见的PM2.5,倒像是什么妖怪在兴风作浪。徒儿二话没说按下云头。

 

下方乃是一座城池,城内人来人往、摩肩接踵,赫然是个繁华兴盛之地。古怪的是,人们相互视而不见,也不讲话,男女老少都只顾做着同一个动作:低头目不转睛盯着自己掌心。不管走着、坐着还是躺着,不管吃饭喝水还是如厕,大伙儿全是这一个姿势。徒儿定睛一看,原来每个人都对着掌中握着的一个两三寸见方的小盒子,忽而皱眉、忽而大笑、忽而含泪,像是被这物事摄了魂魄一般。

 

徒儿拘了土地老儿一问才知,此物名叫手机,原产西域,流入此地不过十余年,原本是作传话之用的工具,没想到这几年它颇长了些本事,也不知用了什么妖法,使得人人都为它所控,失了心智,而它则靠食人魂魄过活。

 

区区小妖,有甚可怕。俺夺下一人手中的手机,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心思口念“大大大”。不料,这手机也越变越大,金箍棒长一寸,它就长一尺。“bigger than bigger”。原来,手机在念洋文咒语。这个西域妖物,果然有些手段。

 

“大圣休要动怒,不如我们来聊聊吧。”那妖物身上闪出一幅小人儿看地球的图画,“大圣,你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寂寞,觉得无聊,特别想找个朋友聊聊天,我可以帮你加入花果山猴妹子聊天群。”咦,这是什么东西?看俺一脸疑惑,那妖物从头顶45度角给俺拍了张照片,发到群里。一时间,群里的莺莺、燕燕们都在喊:“猴哥真棒,猴哥萌萌哒”。

 

师父,您是了解俺的。想当年俺老孙英姿勃发,虽比不上您这般安静的美男子,但也有不少粉丝。不过,俺一向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岂能被这区区障眼法所迷?俺正要举棒再打,那小妖又放出一束橘红色的诡异光芒:“大圣,您出门在外,出席蟠桃会这些重要场合,总要添置一些行头,提升一下品味,要不您看看这些?”哪吒同款红肚兜、太白金星同款道袍、二郎神同款三山飞凤帽、盘龙袜、缕金靴 ……看得俺眼花缭乱。老实说,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师父您给我做的虎皮小裙早已破旧,上次俺在凌霄殿门口差点因为衣冠不整被轰出来,添置些衣物也是情有可原。但是,想靠这些就收买你孙爷爷,俺就呵呵了。

 

看俺不为所动,那小妖忽地目露凶光,大喝一声:“我叫你名字你敢应吗?不转死全家。”原来,这妖物知道来软的不行,便使出这一阴损之招。想必城里人正是经受不得这般软硬兼施,才纷纷着了它的道。可它哪里知道,俺本身就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还在乎这些?此等小妖着实可恶,老孙擎起铁棒就要抡下。

 

说时迟那时快,半天里传来一声喊:“大~圣~手~下~留~情~”。俺定睛一看,原来是太白金星。难道这妖怪又是个有背景的?果然,太白金星把俺拉到一边,说:“大圣,你可知道手机的身世吗?它是千里眼和顺风耳之子。”怪不得它集成了千里窥物和千里传音的法术。“它本是个纯良的孩子,经过多年修炼,成功升级为智能手机,还开了公司,每年销售量达到数十亿台,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两圈半。”太白金星拼命向俺使眼色,又低声说:“玉帝是大股东,如来、观音以及小神我都有股份。”

 

“可它已经成了精,还摄人心魄……”“胡说!建国以后已经禁止成精了。”太白金星厉声打断俺的话,“他不过是有钱了有点任性罢了,也没犯什么大过错。眼下智能手机和其他智能产品兄弟一道,正努力向智能机器人进化,共同构建人工智能网络。这是未来全球产业发展、生活进步的方向。你非要横插一杠子,那就是破坏产业升级,阻挠转型发展,就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冒天下之大不韪啊!还请大圣三思!”

 

他说的好有道理,俺竟无言以对。

 

师父,这个世界变化好快。俺好想回到和您、和师弟们一起跋山涉水行走江湖的日子,化缘、喂马、斗嘴、打架,取经路上虽然辛苦,但每一天都过得真切、充实,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距离,心中的信念从来没有动摇,降妖除魔、扶危济困也从来没有犹豫。可如今,有时候俺也不知道啥是真、啥是假,啥是对、啥是错,啥是空、啥是色。师父,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将来我们是不是都要活在矩阵里头?

 

说多了都是泪。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如今俺老孙也入手了一台新款手机,和八戒、沙师弟、小白龙他们都联系上了,最近还常刷刷高大上的上海观察呢。师父,俺听说您也用上微信了,还是微博的认证大V,有空互关一下帮徒儿涨涨粉呗。哎呀,手机提示我抢红包的时间快到了,回头再聊。

 

    南无阿弥陀佛!

       

                        徒儿悟空拜上

 

写到这儿,孙悟空的手机突然滴滴作响。莫非有人发节日红包了?孙悟空连忙点击屏幕,只看到“手慢了,红包派完了”几个字。懊恼之中他猛一睁眼,却见唐僧正站在面前定定看着自己。“悟空,你怎么了?为师叫了你好几声也不答应?是不是又元神出窍回花果山去了?”孙悟空一愣,喃喃问道:“师父,现在是何年月?”唐僧挽起白龙马的缰绳:“你今天怎么怪怪的?现在是大唐贞观十四年啊。快点赶路吧,咱们还要到前面的村子投宿呢。”

 

孙悟空只觉一阵眩晕,已经分不清这是第几重梦境,亦或是矩阵重新设置了程序。但他能清楚地感到自己很高兴。他远远望见前方的村口写着“高老庄”三个字,心说:“奔跑吧,兄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来源地址:淘宝刷钻:https://www.wawa15858.com/ 本文识别码 我在马路边魔力小圈圈A37



今日推荐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