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出租”的高校

 

正值暑假,学校里本来应该相安无事,太太平平。但很显然,北京的一些高校却比以往更热闹了。无论是宿舍、食堂还是教室都被出租给培训机构,让一些留校的学生头疼不已。

 

出租闲置本应是盘活资源的好事,但高校出租却遭遇了不少阻力,盘活闲置资源错了吗?

 

1

 

《北京青年报》近日报道了北京很多高校的暑期乱象。

 

每到暑期,有不少培训机构、企业瞄准学校的暑期“空窗期”,在学校租赁教室、宿舍开展学员暑期培训、新员工入职培养等活动。

 

高校自身比较欢迎出租生意,某民办高校的一位教师就透露:“暑期期间,学校的教室、宿舍也是空置的,可以通过外租校舍挣点钱。”培训机构也正好看到了机遇,安全和便利是他们主要考虑的两大因素,“高校暑期虽然放假,但因为有学生留校,教室、食堂这些基础设施仍然是开放的。另外,学校安全性高,家长也放心把孩子送过来。”

 

高校有钱赚,企业有校舍,似乎是一笔双赢的好生意。因此中介机构也应运而生,据了解,教室和会议室的出租价格根据大小决定,容纳100人左右的大教室每天5000元,50人和30人左右的教室每天2000元至3000元。

 

但学生们却非常不买账。他们普遍认为,出租校舍使学校食堂、澡堂变得十分拥挤,宿舍每到晚上就很吵闹,更有“熊孩子”将校内的公共自行车上私锁,这扰乱了校园的正常秩序。不少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暑假留校是有科研项目或准备考研的学生,图学校暑期人少方便才留校的,没想到一些培训机构的‘入驻’使得学校暑期比平时还拥挤。”

 

网友“你的拖延症是懒”作为过来人,毫不客气地说:“出租寝室的最损,把东西打包搬到别的寝室太麻烦了。”

 

还有一位留校考研的学生说,“有些孩子没带门禁卡就敲宿舍门窗,还有的孩子在楼道大吵大闹,严重影响了我夜间休息。”

 

而网友“朱天泽同学”就是曾经“租借校舍”的受益者,他在高中时在华北电力大学上过化学竞赛培训班,他承认“食堂超挤的”。

 

2

 

不少人最先想的问题就是:“大学的校舍能出租吗?”

 

媒体人毛开云表示,关于高校校舍外租,目前国家没有统一规定。有的高校有规定,如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规定了校舍可租借的范围、程序及出租房屋收入的管理等;而很多高校没有,完全是领导随心所欲、想租就租。他细数了高校出租校舍的这“三宗罪”:

 

首先,学生和老师同意吗?高校的教室、宿舍、体育馆等,都是学校的公共资源,学生和老师是这些公共资源的使用者。高校外租校舍之所以遭到学生吐槽,很可能是高校剥夺了师生的使用权、主动权、知情权,想当然地把高校公共资源出租出去了。

 

其次,收取的费用到哪儿去了?租赁费用不应该是一本糊涂账。假如高校把出租体育馆的钱,用在添设体育馆设备上;把出租教学楼的钱,用于给学生发奖学金……估计这样学生们就不会吐槽了。

 

第三,哪些东西可以出租,哪些东西不能出租,租金该收多少,收了如何使用,应有一套校舍外租制度,不能让高校领导说了算。公开透明,并接受师生监督,学生还会吐槽吗?

 

《北京青年报》的文章佐证了他的观点。租借校舍的华北电力大学在《房屋土地出租出借管理暂行办法》中规定,学校学生公寓、教室“原则上不得出租出借使用”及“确需工作需要,需临时借用的,按‘一事一议’原则,由使用单位提出申请,报资产管理处审核”。此外,学校还规定收入“一律全额上缴学校财务或学校指定的二级单位财务,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的管理原则”,而针对单位和个人违规出租房屋土地资产的,学校会“没收其全部收入,并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其它一些曝光的学校却罕见类似的规章制度。

 

即便是有了“校规”作保障,也有观点认为出租校舍不妥。《中国青年报》表示,再完善严谨的“校规”也不是政策和法律,高校“土政策”的背后是国家监管的空白,以及事实上大学校舍出租的“灰色地带”。

 

不过《南方都市报》也找出了高校租赁校舍的合法性支持:“一些法律法规如《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例》还规定高校体育场地在暑期有对外开放的义务,本意也是推进高校资源的社会共享。”

 

3

 

且不论高校出租是否合规,《中国青年报》从高校的情怀出发,认为“象牙塔”本应该远离“铜臭味”,出租校舍更是“名不正言不顺”。

 

“出租校舍赚取租金,从性质上说属于市场租赁行为,与商业经营无异,公众对此褒贬不一。但公办大学出租校舍让人感觉不舒服,因为公办大学属于国有资产,也是公益性的团体或机构,本不该与商家逐利沾边。”文章质疑称,大学利用暑期出租校舍赚钱,散发出浓浓的“铜臭味”,这与大学教书育人的本质不匹配。大学一有空子就去“赚钱”,拿着公有校舍谋利,是公众心中对大学的评价和定位吗?

 

文章坚持,公司企业租借教室、宿舍,直接影响暑假未离校的学生正常生活和休息,这在全国各地高校学生中已有普遍反映;外人出入频繁,增加保安工作量,产生安全漏洞,暑期校园偷窃问题时有发生。这些打法律“擦边球”的行为,无疑对校园的教育氛围伤害很大。

 

最后,《中国青年报》指出,长期放纵这一行为,令其处于“无人管”地带,影响的可不仅是高校形象。 网友“小汨汨蜂”就抱怨说:“有的培训机构打着某某大学的幌子,吸引生源,实在让人心塞。”

 

4

 

事实上,也并非所有学生都抗拒租赁校舍。网友“暖暖的幸福086”就很坦然:“只要不设小金库,不干扰教学就好。” 而网友“我为汪代言”也说,出租不妨是学校增收的一条出路,“主要看的还是出租影响对象,和出租租金的流向,是私人腰包?还是学生公共福利资产?”

 

其实,出租校舍的事情在香港已有了成功的“样板田”。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香港地区,有的学校让学生在假期把宿舍东西搬走,要把宿舍提供给一些个人或单位使用,也有把宿舍当青年旅社使用的。“这些学生会很配合,因为这些学生认为他们交的学费可能是2月到6月份或者是9月到11月份,学校对假期的宿舍是有自主决定权的。”

 

熊丙奇也很赞成高校盘活资源的做法,认为学校在得到师生同意的情况下在假期对外出租宿舍、教室、体育馆等地,并收取相应费用,这实际上是利用学校资源的一个很好的做法。但是他也同时指出,大学需要将校舍外租机制透明化,公开收费去处,消除师生质疑。

 

既然找出了症结所在,解决之道也就应运而出。征求意见、制定规则、公开标准、接受监督、反哺教学……能做到这些,才能真的宾主尽欢。

 

来源地址:淘宝刷钻:https://www.wawa15858.com/ 本文识别码 我在马路边魔力小圈圈A37



今日推荐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