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鼻祖宗师不在沪”?揭开“李团长”的隧道人生

文/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陈逸君

 

一身西装的李鸿站在领奖台上,由于工作原因,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几次正装出席。昨天,他作为获奖者,接过“中华技能大奖”的荣誉奖章。

 

看过电视剧《亮剑》的人,对李云龙这个角色不会陌生。在隧道股份上海隧道班组成员的眼中,率领一个兵团,与战友们出生入死的“李团长”,与李鸿有几分神似。

 

操作盾构机冲破“黑暗”

 

地上和地下,完全是两个世界:前方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头上顶着渗水的水泥穹顶,脚下踏过的是沼泽般的泥浆地……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李鸿握着手中的方向盘,操控着重达几千吨、直径十几米长的巨型盾构机,带领十几号兄弟,义无反顾向着茫茫黑暗中的“未知”推进。

 

 

17年前,时任施工队长的李鸿接到了一通急电。地铁2号线人民广场换乘站在叠交穿越地铁1号线的过程中,前方土体突然下陷了10公分。地铁1号线和地铁2号线两根隧道间的间隔仅有1.27米,下陷10公分意味着会形成一个坡角,随着盾构机的纵深推进,下陷只会越来越深。要知道,这是上海地铁历史上的第一次穿越,眼前的状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下一步该怎么做,没人拿得定主意。

 

地下施工是一项高风险作业,上海的地质属于含水软土地层,要想在这样的软土底层中开挖隧道,就好比在豆腐中打洞。“一旦操作不当导致塌方,地铁没了,兄弟们也没了。”李鸿明白这其中的危险性,他要做的是决策,盾构机应该继续向前推进还是停下。

 

现场,李鸿突然感到一阵头痛,这是由于一下子承载了太多压力,神经紧张所致。而这般令人感到眩晕的头痛在日后的岁月里,竟成了李鸿的常见病。

 

 

李鸿和团队在地下反复研究,测算数据。不知不觉地,橘红色的安全帽上滚落了一行行水珠,防水制服外裹满了泥浆,唯有一双眼睛依旧保持着明亮。整整12小时,李鸿终于找出了导致下陷的原因。“一方面考虑到两条隧道要叠交,地铁1号线的加固做得较为厚重了些;另一方面,盾构机在推进的过程中速度过快。”

 

寻得症结,“李团长”重新坐进了盾构机。他一一手动输入指令:刀盘转速是多少、推进速度是多少、控制的坡度是多少……待到启动的那一刻,李鸿一回头,这位刚毅的男儿竟鼻子一酸,盾构机体内,所有的班组成员一个不落。“团长,快出发吧,我们相信你。”

 

7天后,盾构机冲破黑暗,为工程画上了圆满的句点。

 

技艺的“接力棒”代代相传

 

1983年,李鸿从上海市隧道技校毕业进入隧道股份上海隧道。从延安路隧道到上海1号线地铁隧道的贯通,从“四龙相会”到世界最大直径盾构隧道跨越长江天堑,李鸿从一名施工员,逐步成长为施工队长。1998年,李鸿成为“管涵顶进工”的第一名高级技师;2002年,李鸿荣获“全国技术能手”荣誉称号;2009年,他成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高技能人才。

 

回忆起自己刚工作时情景,李鸿用“纯粹”二字来概括。“那时候大家的生活条件都很简朴,工人们住的是芦草房,吃的是大锅饭。怕到了地下会弄脏衣服,所以也从不买新衣服。当时就是一门心思想着把活干好。”没有教材,李鸿就到处拜师学艺。别人不愿意做的粗活累活,他都抢着去做。1年的实习期过后,毕业班里35个人,最后只有4个人留在了上海隧道。

 

 

“当时上海的隧道工程还处于初级阶段,老一批隧道人靠的是自己摸爬滚打。但现在不同了,年轻人拥有丰富的资源与成熟的培训体系。他们应当学会珍惜,青出于蓝胜于蓝。”作为“管涵顶进工”第一人,李鸿期待有更多的徒弟可以延续这份事业。

 

“随着隧道工程技术日趋成熟,我们需要的不仅是专业人才,更需要掌握多项技术的复合型通才。”李鸿告诉记者,“‘管涵顶进工’原本并不存在,它是时下隧道建设进入高速发展期后,催生出来的新型需求职业。”培养一名“管涵顶进工”,需要付出诸多努力,“驾驭好一台盾构机,涉及到的不仅是对隧道地质的了解,还有对机械操作的认知。光有理论基础还不够,必须经过几十年的现场实践积累。”

 

隧道事业要蓬勃发展,跻身国际先列,李鸿就不能是唯一。意识到这一点,隧道股份上海隧道向市人社局提出申请,希望牵头开发企业内的高技能人才培养评价项目。很快,这一申请就得到了回应。2013年10月,隧道股份上海隧道被认定为上海市高技能人才培养基地,浦东塘湾基地规划出2500平方场地作为基地的实训场地,在市政府1:1配套资助下,投入一台直径6.34米地铁盾构作为培训教练机。

 

 

2015年,基地成功研发了“管涵顶进工”这一企业特有高技能人才培养评价项目。目前,企业内已有首批25名学员通过培训,其中8名学员一次通过考核取得技师资格。这意味着技能人才的能力水平得到认可,在市场竞争中具备更强的实力。

 

李鸿所在的隧道股份上海隧道是国内首家集地下隧道施工装备研发、应用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依托企业“产学研”基地和国家级“李鸿大师工作室”,企业先后培养出上海市首席技师9名、7名高级技师、12名技师、高级工20余名。技艺的“接力棒”代代相传,经久不息。

 

“以前我都冲锋在一线,就是因为不放心把盾构机交给别人。现在后继有人,再过几年,就该是我放手的时候了。”说这些话的时候,李鸿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链接】细说“中华技能大奖” 

谁说鼻祖宗师不在沪?


 

昨天,第十三届高技能人才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对全国30名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和299名全国技术能手进行了表彰。上海隧道工程有限公司管涵顶进工李鸿、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热轧厂钳工王军、中国核工业第五建设有限公司焊工罗开峰获此殊荣。

 

“中华技能大奖”是我国高技能人才的最高政府奖项,素有“工人院士”之美誉。自1995年设立该奖至今的21年间,全国仅有230人获此殊荣,上海获得“中华技能大奖”的人数也不过16人。今年,上海一举摘得全国30个席位当中的3席,改变了人们“鼻祖宗师不在沪”的固化印象。

 

“中华技能大奖”历来是全国各省市、各行业在技能人才队伍建设战线上的必争之地。回顾上海曾获得“中华技能大奖”的“大咖”们,当中既有为中国经济腾飞立下汗马功劳的前辈赵阿狗、季国安,也有新一代的共和国建设者王康健、刘维新、徐小平、唐建平,更有鼎鼎大名的“专家型工人”李斌、缔造“太空之吻”的王曙群、“船台上的焊神”张翼飞,还有航天设备制造领域的年轻女将苗俭、中医药行业服务能手女技师樊水玉等等。

 

工匠大师辈出的背后,是理念与机制的革新。在顶层设计方面,对符合上海产业发展方向、具备开展高技能人才培养、评价条件的单位,支持其发展成为高技能人才培养基地。截至2015年底,上海高技能人才培养基地已有76家。此外,本市还充分发挥首席技师的引领带动作用,对建立首席技师制度且有工作成效的企业,给予人均3至5万元的经费资助。在此基础上,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建立“技能大师工作室”,成绩显著者按照10万元/个的标准予以资助。

 

随着人才培育体系的进一步完善,上海又将目光从聚焦少数高技能人才培养阵地,延伸到本市面上各类企业的技能人才培养需求。通过对全市具有培训需求的企业分类实施职工职业培训补贴,助力劳动者整体技能素质的提升。

 

“最了解行业内部状况的,莫过于企业本身。我们希望企业能够结合自身发展,提出符合实际岗位所需的技能人才要求。政府要做的就是根据企业的需求,精准地给予政策和资金支持。”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激发企业内部“自选动作”的制定和实施,本市已取得了部分成效。

 

去年制定的《关于区县使用地方教育附加专项资金开展职工职业培训工作的指导意见》,一方面鼓励自身具备培训能力的企业,自主开展包括岗位技能培训、职业技能等级培训等在内的各类职工职业培训。自2011年以来,每年有5万多企业自主开展职工培训并享受了职业培训补贴;另一方面, 通过中小微企业职业培训公共服务平台,对有培训需求、但自身缺乏培训能力的广大中小微企业提供集中培训服务。依托“中小微企业职业技能培训公共服务平台”,共计培训中小微企业职工16万人。

 

来源地址:回收抖音号:www.shouhao168.com 全网最正规回收抖音号平台



今日推荐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