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谈 | 陆忠伟:伊斯坦布尔今年七遭恐袭,“恐流感” 为何侵入土耳其

12月10日夜间,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的贝西克塔什区沃达丰体育场和附近的马契卡公园遭连环恐怖袭击,造成44人死亡,153人受伤,且遇难者多是防暴警察。作为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旅游中心及横跨欧亚的大都会,伊斯坦布尔今年竟连遭七次恐怖袭击,且伤亡惨重,成为该城现代史上治安形势最黑暗一页。
  

反恐专家认为,“12·10”大案是2015年“10·10”安卡拉火车站连环爆炸案的翻版,属“基地”型恐袭典型案例:手法如一、技巧成熟、杀伤巨大、用心险恶——均选择人群密集公共场所为目标。此案瞄准体育场,俟球赛散场后下手,以杀戮更多无辜群众,用“血与火”的强烈视觉冲击制造最大心理震慑,以极低代价换取社会大恐慌的政治等价物。  
  

2015至2016年,土耳其全国共发生十多起重大恐袭事件,国土安全神话因之破灭。安卡拉、伊斯坦布尔、伊兹密尔、厄德尔省等地迄今未从致命恐袭恐慌中复苏:风声鹤唳、一夕数惊,恐怖梦魇挥之不去。军警部门需以几十当一的人力,紧盯死守,但面对大隐于市的恐怖分子,无法尽收眼底,惨淡经营的城市安全与边境防控体系形同虚设。
  

“恐流感”病毒侵入国家肌体,显然与土耳其的政情、社情、教情、边情密切相关。普遍认为,库尔德种族问题和伊斯兰教极端主义是影响长治久安的膏肓之疾。今年伊斯坦布尔发生的重大恐袭,大致为两股势力所为:一是内忧,即政府咬定的库尔德工人党及其分支“库尔德斯坦自由之鹰”;二是外患,即“伊斯兰国”及与叙利亚关联的武装分子。
  

攘外必先安内。土耳其当局早已对库尔德工人党彻底摊牌,置反恐重心于库工党及其关联的“库尔德斯坦自由之鹰”等激进组织。后者则针对军警情等特定目标发动越来越强的报复性恐袭,双方睚眦必报、绞杀多年,以牙还牙、斗狠斗力,恶性循环、越反越恐,致使美国的“9·11”事件不断在各大城市重演,致国家陷入安全困境难以自拔。
  

地缘政治局势动荡亦加剧了土耳其暴恐袭击的反弹复燃。土耳其与叙、伊接壤的边境地区有边无防、国门洞开,随着“伊斯兰国”被击溃或驱逐,其残部潜入土境,兴风作浪的危险性不可小觑。近日,“伊斯兰国”发兵突占叙利亚中部古城巴尔米拉,显示其仍具复燃的潜能。
  

伊斯坦布尔“12·10”恐袭警钟长鸣,折射土耳其各大城市面临多重安全威胁危险,尚未走出暴恐袭击高发季。更严重的是恐怖活动和经济衰退同步、境内维稳与越境反恐并举、整顿军队与严打“居伦”运动并行,涉及政、经、军、教各领域的换血与改组,矛盾激化、错综复杂,势将对社会政治稳定造成重大影响,对埃尔多安政府构成棘手的挑战。
  

面对“12·10”恐袭大案,埃尔多安总统誓言:“将同恐怖主义的灾祸战斗到底”,决心“战胜恐怖活动、恐怖组织及其背后势力”;宣称“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可以放心”。
  

正义必定战胜邪恶——的确是不易之论。但反恐工作与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有机一体,实乃国家治理的系统工程。欲实现对恐怖主义的“战而胜之”,当政者必须增强管理社会事务、协调各方利益、处理族际矛盾、维护社会稳定的本领,惟综合运用多种手段,才能实现安卡拉之“久安”!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原院长,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环球网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

来源地址:回收抖音号:www.shouhao168.com 全网最正规回收抖音号平台



今日推荐

Contact ME